首页

穿越八五:异能校花惹不起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能解密的人

安子溪通过简单的交谈,发现这个老头有偏执症,对完美的解剖尸体似乎有种病态的执着。

这个人有心理和神双重障碍,说得直白点,就是神病加心理变态。

这样的人,极其危险,有些人是后天受到刺激,触底反弹,变成了他认为最安全的样子。也有些人是天生的坏种,在某种刺激下,基因苏醒,做了让别人痛苦,让他自己畅快的事情。

极端残忍,又没有人,道德和法律根本无法约束他们的行为。

但是只要找到他的命门,也有绝地反击的可能。

安子溪在赌,一方面她对自己的技术自信,她能做出让老头叹为观止的解剖手术。她那个年代的医学技术,不知道要比现在的技术强了多少,她此时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最得要的是,她有空间护身,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顾不上什么露不露的了,先保命再说。

“我能把所有的神经系统完整的从人体中剥离出来,你信不信无所谓,我就是比你强。”安子溪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伸出自己手。

那老家伙以为自己要偷袭他,警惕地往后退了半步,目光落在安子溪的手上。

修长的手,纤细却很有力量,适合弹钢琴,也适合拿手术刀。

安子溪抖动自己的手指,向他展示自己手指的灵活度。

老家伙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眼光渐渐露出痴迷之色,但手里的武器依旧握得牢牢的,勒着曾季云的那只手也没有松开。

“你追求的是什么?解剖的快乐?猎物濒临死亡时的绝望和恐惧?”

“那么多人,谁最让你记忆犹新……”

安子溪的声音,仿佛从远处飘过来一样,虚无飘渺,又带着几分空灵和不真实。

老家伙的目光慢慢呆滞起来,脸上透露出几分迷茫之色,像是不太理解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固有思维,是任意妄为的,他想往东便往东,就如同人命在他眼中一文不值一样。

可是现在他的大脑和身体似乎有些不受控制,有什么东西慢慢的侵入进来,在控制他的思维。

他的追求啊,好像就是喜欢看那些人惊恐的眼神吧。无助的,绝望的。

新鲜血液涌出来的时候,全身都颤栗了,跳动的心脏不该待在腔里……

他要伸手将它攥住,然后紧紧地握在手里,捏它。

老家伙似乎进入了冥想之中,眼皮越来越沉,眼睛也闭了起来。

就是现在!

安子溪猛地从空间里拿出一把,这是程萧当初给她防身用的,她也没有还回去。

她动扳机的那一刻,老家伙似乎有要清醒过来的迹象,他想反抗,但是被催眠过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

他还沉浸在完美的幻想之中,下一刻,子弹就击中了他的要害,正中眉心。

老家伙罪恶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直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他也没有真正清醒过来。

空旷的山洞中响起的声,很快惊动了地面上的人,只有曾季云还呆呆地站立着,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娃娃。

院子里的人都中了安神香,无法动弹,可是其他院子里还有人,就像古代城墙上的藏兵楼一样,都是后备力量。

这些人听到声,都意识到了不对,连忙冲进了院子里。再一看被安子溪放倒的那些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出事了!

这些人下地洞时,安子溪已经将曾季云收到了空间之中。她一个人,站在洞口,手中拿着一把钢刀,仿佛一尊杀神。

冲过来的人万万没有想到闯入者竟然是个女人,他们觉得有古怪,但是也来不及想太多,就直接冲了上去。

向爷交代过,这里和秘密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否则他们都得死。

只是他们低估了安子溪的实力,最先冲到安子溪面前的两个人,甚至刚把手里的家伙举起来,就被安子溪反手一刀捅了个对穿。

那些人也只是愣了一下,并没有后退,反而又朝她攻了过来。

安子溪杀红了眼,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都该去死。但是她心里也清楚,或许这些人活着,才更有意义,才更能将姓向的绳之以法。

她手中的刀像长了眼睛一样,避开这些人的要害,专刺他们的手臂的大腰,既让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又能保住他们的小命。

她是为了曾季云而来,她也是为了公义而来。那些枉死的人,总该有人为他们做些什么。

绍锦阳带着人赶到地下的时候,被眼前所见惊得呆住了。

到处都是血,还有倒地不起的伤者,安子溪一身血,目光坚韧,看向他时却带着向分疏离。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放下武器。”

那把带血的长刀咣当一声落地,安子溪举起了手……

绍锦阳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将人一把搂进了怀里。他的同事面面相窥,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幕,按规矩,他是不可能接触嫌疑人的。

等待他的,或许是严重的审查和隔离。

空气中都是血腥的气味,泡着药的大罐子里,有让人触目惊心的东西。

很快,an全局的人也赶了过来,保护现场,取证。他们在这里发现了大量的失踪人员,还有被肢解的一些(qi)(guan)。

很多经验不足的年轻人都忍不住吐了,现场实在太过惨烈,说是人间炼狱也不为过。

更可怕的是,这里就是京城,可居然有人在这里做了这么多龌龊之事,简直超出他们的想象。

事情大了,这么多条人命,根本压不住!封锁消息,也只是不让现场曝光出去。

向家的犯罪窝点,被人端了。

安子溪则是被关押了起来,她现在被列入了危险分子名单,谁能想象一个女大学生,居然能以一敌十呢!

绍锦阳被停职了,也是为了让他避嫌,在安子溪的问题没有弄清楚之前,谁都见不到人。

宋一然收到消息以后,担心得不行,连夜让雷千钧行使特权,她要见安子溪。

“关键的时候,你不好出面。”雷千钧道:“其实,想要解决她的问题很简单。”

宋一然皱眉,感觉自己怀孕以后好像笨傻了,怎么有点听不明白呢?

“做一个暂时不能解密的人,就是对她最大的保护。”(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