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来的少年宗主第一章 到了古代

h市医院急救室。主刀医师摘下口罩,长长地叹着气说:“早就过了黄金抢救期,失血过多,我们已经尽力了。”

走廊上响起家属的一片哭声。杂工把魏杰的尸体送进了太平间。

高一学生魏杰,吃早餐时还生龙活虎的,吃了两要两根油条、两个包子,一杯牛还加一个鸡蛋。上午到大龙山去旅游,乘坐的大巴在半途上出了车祸,魏杰就成了这场车祸的牺牲品之一。

魏杰从小就有个将军梦,可是在这十五岁的花季,梦还没开始就做完了。

魏杰不甘心,灵魂从尸体飘出,漫无目的地飘啊飘。悠悠地飘到这里,游到那地,不知经过多少时间,到过多少地方,穿过多少年代。

魏杰这天飘到两间茅棚屋里,看到一个穿着古装和自己年纪一般大小的少年躺在床上。

孤寂了很久的魏杰想和这个古代少年说说话,就飘了过去。魏杰和少年打招呼:“喂!”少年没有一点反应。

魏杰以为少年生病了,没力气回答,就本能地少年的额头。只是一挨上少年的头,魏杰就不由自主地进入了少年的脑袋。

魏杰发现少年的脑袋是空的,没有灵魂。魏杰想:就在这住下吧,他回来我再走,暂时有个落脚点比到处漫游好。

魏杰住进少年的躯体,少年有了意识,就活过来了。

魏杰睁开眼,看见一个中年妇女在拼命痛哭,虽然喉咙嘶哑的,眼泪哭了,甚至流出了血,但还在不休不止地哭。

魏杰懵懵懂懂地自言自语:“这是哪里?”

中年女人一惊,眼睛专注到儿子的脸上,立即大声惊呼:“儿子!你活过来了。”

魏杰疑惑的问:“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中年女人吃惊的哽咽:“儿子!我是你的母亲啊。”

魏杰一脸无奈:“可是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脑子是一片空白。”

中年女人说:“儿子,没关系的,只要脑子没坏,不记得的东西,娘都告诉你就是。”

魏杰:“那你告诉我,我是谁,这是哪里,我们家有哪些人,家里是什么情况?”

中年妇女安慰魏杰:“不着急,我先去熬些粥给你喝,等你再好一些了,其他的事慢慢告诉你。”

魏杰着急地说:“娘,我不饿。你先陪我说一会话。”

中年女人:“好吧!儿子,你叫魏杰,今年十五岁,我们家就只有我们母子俩人相依为命。”

魏杰难过地说:“这个我看出来了,我死了之后,你把喉咙哭哑了,眼睛哭出血来了。我只问一句,然后你休息,以后再问:我父亲呢?”

中年女人眼睛里隐藏幽怨:“儿子,你父亲是叫魏锋,是边关的大将军,五十多岁了。我叫黄紫琼,是你父亲的第二任妻子。”

魏杰听说父亲是大将军,眼睛里露出喜色:“父亲是大将军,常年在边关征战,朝庭不是要照顾他的家属吗?为什么我们住这么烂的茅棚里呢?”

黄紫琼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儿子,我是你父亲的第二任夫人,大夫人生有儿女,住在将军府,享受着朝庭的恩顾。我是自愿离开将军府的,朝庭不知我的情况。”

魏杰忘记了让娘亲休息,继续问:“娘亲为什么要离开将军府呢?”

黄紫琼叹道:“儿子,说来话长,等娘以后慢慢告诉你。现在娘做饭给你吃,吃完以后,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魏杰听出了黄紫琼话里有话,看到她一脸惊㤺的样子,知道其中一定有很多的故事,也就不再追问。而且确实感到子很饿了,等吃完饭,这个便宜娘亲自然会告诉他。

魏杰翻身下床,对黄紫琼说:“娘亲,我好了,我来做饭吧,你看你瘦的不成样子了,快休息一会吧。”

黄紫琼鼻子一酸,眼里又流出几滴血来,红烧而笑道:“儿子,你昏死了三天三夜,娘不吃不喝哭了三天三夜,如果你再不醒来,娘亲也就跟着你一起去了。现在你醒过来了,娘亲就有力气了,你休息吧,不想再躺着,就坐着吧。”

魏杰的心里酸楚,眼泪不断线地流了出来。“娘,我来烧火。”

母子俩一齐动手,很快就做出了菜饭,母子俩边吃边说。

魏杰见娘亲的喉咙嘶哑,说话困难,本来是不想让娘亲再说话的,只是迫切想知道娘亲刚才所说的意思,好帮娘亲出主意、出力气,就忍不住问道:“娘,你刚刚说,我们吃完饭要搬走,要搬到哪里去,为什么要搬走?”

黄紫琼惊㤺地说:“儿子,你这次死了三天,不是正常死亡,是别下给你下了毒,被毒死的。

老天爷可怜我,把你又送回来给我,谢谢老天爷,谢谢菩萨保佑、神明保佑。

我们马上就走,要走的远远的,让那些害你的人找我们不到,逃过他们谋杀。”

魏杰:“我们和谁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要杀我?”

黄紫琼:“可惜你失去了记忆,什么也记不起来了,要不然你自己才最清楚是谁给你下的毒。

现在你什么都不记不得了,而且与仇人从未谋面,你不认得他,就更加危险了。我们必须要搬离这里,越快越好。”

魏杰见娘亲掷重的样子,知道事情非常严重,也就不再问下去,等搬到安全的地方去了,再细问不迟。

母子俩人匆匆吃完饭,立即收拾行李。家里有一辆马车,把东西收拾好之后,母子连夜连夜上路。

魏杰在路上问黄紫琼:“娘,我们往哪里去呢?”

黄紫琼:“去终南山吧。你不是要学武吗?那里的宗门多,投奔一个宗门,就宗门罩着,可保平安。”

魏杰听娘亲说要他学武,正中下怀,心里很高兴,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我以前喜欢学武吗?”

黄紫琼难过地说:“是的,你非常喜欢修炼。小小年纪,就炼到了成丹期,别人都说你骨骼清奇,是修武奇才。可就是奇才惹来了祸啊!

儿子,娘的喉咙太痛了,说话很困难,以后再说吧。来,让娘来赶车,你睡一会吧。”

魏杰:“娘亲,我睡了三天四夜,睡腻了。我现在神好的很,想活动活动。你太累了,就在马车上睡一觉吧。

你放心,我赶着马车一直跟着这官道走,不会走错的。今晚的月光很好,这石板大道看得清楚,适合走夜路。”

儿子死而复生,黄紫琼心一放松,睏意就来了,毕竟是三天四夜不吃不喝没睡觉,是铁人也累趴了。

听到儿子这么说,而且儿子确实生龙活虎的,用不着担心。黄紫琼就双眼一闭,呼呼大睡,连马车的颠颇都成了催梦的摇篮。

魏杰是个绝聪明的人,一边赶着马车,一边浮想翩翩:这副相隔不知多少年月的躯壳,居然与自己同名同姓,而且是同样大的年纪,甚至连体重身高都差不多,真是奇了巧了,要说不是天意,没办法解释的通。

既然是天意,那就顺其自然,做她真正的儿了,毕竟这副躯是她生出来又养大的,不知经过了多少艰辛苦难。

这位妈妈的举止行为体现了传统的母爱,勤劳。善良,智慧,是个优秀的妈妈。

魏杰不知道仇人是谁,但可以推测的出,仇人是个心恨手辣,有钱有势,极有心计的人。

想到这里,魏杰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眼睛警惕地向四周望了望,没发现什么,才稍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