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术师第一章——凌一之死

创世之神羲和将这世间分为四海九洲。

中洲,神洲,幽洲,离洲位于南海;

昆仑洲,大泽洲位于西海;

朔方洲,蓬莱洲位于北海,羲和洲位于东海。

神族世代居于东海羲和洲,神族由天象幻化而成,根据风系,火系,系,雷系,土系的神力属,逐渐形成了五派神族。而三千年前,神族与魑祟之主魔罗发了一场大战,羲和洲沦为废墟之地,神族全体迁徙至北海的朔方洲,以及蓬莱洲。

灵族居于西海,灵族乃世间草本花木吸收天地灵气,逐渐长出灵核,成为具有生命的灵体。灵族至善至诚,受神族相护。

妖族,又称为魑祟,吞人魂,嗜人血。隐藏在九洲之内,无人知晓妖族巢在何处,亦不知妖族为何产生,人族屡屡受到妖族侵害。

人族居于南海四洲内,由人族君王统治。五百多年来人族由李氏家族统治,李氏家族励图治,几代君王虚心纳谏,擅用贤能志士,人族由此逐渐兴旺发达。

其中在南海人族中,有一周氏家族。

周氏擅血术,有补魂之力,是人族中唯一能将妖族消灭的群体。因其施法之时,均需要用到鲜血,故世人称成为血术师,也称为魂师,有关于周氏血术师的记录,亦是从三千年前开始,也有人称周氏为神使。

周氏宗家三百余人,分家三千余人,外家五千余人。

无论宗家,分家,外家,凡周氏子弟,自出生起,均会登记在册,生平记录详尽。周氏族人自十岁开灵眼,父母便会将其送往诸钩,开始学习血术。

周氏祖先因灭妖有功,特被人族君王赏赐离洲一处名为诸钩的岛屿给周氏祖先,至此,诸钩成为了周氏宗家之地,南海四洲若有妖族伤人之事,该地便会向诸钩传信,请求周氏血术师前来灭妖。

而这本书就是讲述这群血术师的故事…

盛夏晌午时分,诸钩岛西北方向事务房内,

“阿易,小云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

平时负责给血术师派发任务的利叔,疑惑地看着本该昨天就该外出,现在却坐在事务房内发呆的两个人。

利叔,周氏外家人,51岁,事务房主管,负责日常的驱妖安排,每天都穿着一件洗到发灰的黑色长袍,里面却是斜襟短衫,裤腰卷起到膝盖,穿着一双草鞋,脚上沾着黄泥。利叔平时总喜欢捣鼓诸钩西边的几处田,总说等自己再老一些,就回乡种田去了。

利叔看着屋内斜靠在椅子上,穿着锦缎白边鸦青深衣的男子。男子名叫周云,23岁,小麦肤色,下巴有一道小时侯顽皮打闹留下的疤。周云抱着事务房里面的猫,像是没骨头一样,坐没坐像,懒洋洋地斜靠坐在椅上,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怀中那只老态龙钟,毛色都有些发白的黑猫。

跟周云同岁,穿着棉布黑边靛蓝深衣的阿易坐在旁边,看着周云怀里闭目养神的猫。回答道:

“利叔,我们昨天到了渡口,说是已经没船了,得十天之后才有船回。我们这边来你这报备一下。”

利叔把捧着的一垛调查帖子放到桌面上,有些疑惑看着二人,皱了皱眉,从桌面的一垛册子中,出一本明黄色封皮的册子,翻看了一下。

喃喃道:“不对呀,昨日应该还有二十多艘调查船在渡口。怎么就没有船了?”

“我们也不知道为何,去了渡口,问了渡口的人,他们说昨天凌晨全部的船都出航了,我们问是何事,渡口的人也不说。”周云站起身,抱着猫,把猫放到椅子上,走到利叔旁边。

“利叔你给我们标注一下呗,等船到了我们两个就出任务了。”周云从怀中把船券拿了出来,向阿易示意,把船券给利叔。

既然渡口没有船,他们两个也出不了岛,更别说出任务了,只是连自己不知道渡口的船居然全部出航了。利叔顿了顿说道:“好吧,我这边给你们更换一下。“

血术师从诸钩出发,必须手持船券才可离开诸钩。无船券之人,不得进入诸钩,也不得离开诸钩。所以周云两人不得不一定要去找利叔更换船券。

阿易无奈叹口气,心想着本来还想着昨天再多外出一单,然后这一年出任务的任务金可以在父亲生辰之前,给父亲造一副新的魂臂。父亲之前用的那副魂臂,时间有些长久了,魂力逐渐散去,一天一半以上的时间无法使用,很多时候都不听使唤。

谁知昨日无法正常出发,还得十天之后才有船回。父亲生辰日估计是赶不上了。

周易一想到这个问题就发愁。

两人把新的船券收好之后,两人一起走出事务房。

周云神神秘秘地说道:“阿易,走,去我家,上月我大哥给我带了一套人族的书,我保证你从来没有看过,巨多奇闻轶事!”

说完拉着阿易往家里走。阿易想要拒绝,无奈被周云架着,只能跟他一起了。

周云很多时候没个正型,经常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从小就经常调皮捣蛋,经常把族里的长老气得半死,周云小时侯不知道做了什么,被周云父亲五花大绑,吊在宗祠门口,吊了三天三夜,命都快没了,才被放下来,之后周云比以前老实许多。

不过周云生在周氏宗家,爷爷是族里的长老,从小不愁吃穿,上头又有个大哥罩着,就养成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子。

两人一起到周云家,刚进门,就看到了周云母亲拿着鞭子,怒气冲冲地向周云走过来。大怒道:“周云,你趁着你爹跟你爷爷这几日不在家,是翻了天了是吧,绝影马找不回来,腰我都给你打断!“

这时,周云见状马上躲到阿易身后,嬉皮笑脸地说道:“母亲,母亲,不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生气多了,就容易老。那绝影马我哪知道一放缰绳,它就自己跑没影了,反正都是在岛上的,它出不了岛的。母亲消消气。我已经让鹤风去找马了。“

周云母亲周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那外家的鹤风瘦瘦小小,怎么驾驭得了那绝影马,况且万一马儿伤到了人,可不好了。

绝影马是自己当年陪嫁过来的绝影马的后代,今年刚好成年,是匹纯血马,这小子一天到晚盯着这马,趁着自己不注意,就把马给牵出去了,马给跑了,这绝影马是专门给大儿子周凌一的,待他这次出完任务回来,就让马儿认主。就越想越气,举起鞭子要揍周云,无奈周云把周易挡在前面,也怕误伤了周易。

阿易被夹在二人中间,周云庆幸自己聪明,提前把阿易叫了过来,今天可以免遭一顿鞭子。阿易实在尴尬狼狈。只能安抚周云母亲,说道:“雪姨消消气,您消消气。“

三人纠缠了一会儿,周云母亲周雪当年生周云伤了身体,至今未养好。几个来回下来,周云母亲也有些气喘吁吁。

周云母亲最后说道:“你要是有阿易的十分之一懂事,你两同岁,看看人家阿易比你懂事多少?!等你父亲回来自然好好收拾你。“说完把鞭子扔在了地上。

然后交代了身边的两个伙计,多找点人出去寻马,保护好鹤风,那鹤风瘦瘦小小的,被绝影马踢一下,怕都是要躺床上几个月。

见母亲不再想打自己,周云连忙上前哄母亲,等周云母亲气消后。周云母亲喜欢阿易这孩子,懂事又听话,今天也刚好到家里,连忙让厨房开始备晚餐,今晚留阿易下来吃饭。

阿易推脱不了,于是答应留下来吃饭。书房内,两人一同看着周凌一带回来的书,书内讲述着奇闻异事,两人看得十分入迷。看到后面,周云说道:“有朝一日,我要把这些书里面写过的地方都走一遭。然后写本书,卖他个10金。比那皇帝还要有钱。“

阿易无奈笑,周云永远是那么不着调。

不知过了多久,母亲派人来传话,去前厅吃饭。

这几日周云的父亲以及爷爷一直在宗祠内,两人常年经常在宗祠几日不回家,周云也习惯了。他从小是周凌一带大的,大哥这五年出任务出得频繁,也是很少见到大哥了,家里面也只有他跟母亲,以及偶尔过来蹭饭的鹤风。

三人吃完饭,周云母亲回了屋,周云让阿易一起去趟自己的屋子,说有东西要送给他。一位小厮从外边进来,说鹤风已经找到绝影马了。

过了一会儿,瘦瘦小小的鹤风全身脏兮兮地走了过来,头发上,脸上,腰上都是结块的泥巴,周云看到鹤风这个狼狈的样子,哈哈哈大笑,说道:“你这跑哪儿去了,是跌到泥巴堆里面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易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没好气说道:“他不是给你去找马了吗?你这罪魁祸首还在这里笑呵呵。”

周云突然意识到是自己闯祸,让鹤风去擦眼股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连忙拿起盆,准备给鹤风打盆洗洗脸。

然而鹤风有些神情有些异常,在周云旁边说道:“云哥,绝影马已经找到了,已经拴好在马厩了,先进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周云看到鹤风神色异常,绝对是有什么独家消息,不由得兴奋起来,但是也不急于那么一时半会儿。

说道:“你还是先洗把脸吧,像个泥猴子。”

鹤风摆摆手,说道:“云哥,咱们先进去吧,晚些我回家再洗也不迟。”

周云见鹤风有些奇怪,于是转身进入了里屋,鹤风跟阿易跟了进来。

到了里屋,鹤风刚想说话,周云突然想到一件事,连忙摆摆手,说到:“等下,我先给东西给阿易,免得我总是打忘记。”

周云在自己床头旁边的一个大樟木箱子里面翻翻找找,转过身。

周云递给阿易一个五尺长,两尺宽的盒子,

说道:“这是上次你救我的谢礼,我这人向来不喜欢欠人情。权当两清了。”

上次阿易跟周云外出遇险,阿易搭救了周云,周云不想欠下人情。趁着今天把谢礼给阿易。

阿易觉得这没什么,想要推脱,周云有些不耐烦,说道:“哎呀!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叫你收下便收下就好了。你回到家后再打开即可,咱们兄弟之间还说这个。”

就直接把盒子丢给了周易。

周易担心盒子掉地上,连忙接住,便收下了。

“好了,到底什么事?“

周云斜坐在罗汉椅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问鹤风。周云有些止不住的兴奋,昨天渡口的船一下子全部出航了,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但是昨天他跟阿易,找人打听了半天,都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凌一大哥死了。”鹤风压低了声量,说道。

“你胡说什么!”周云周易两人同时惊呼道,周云直接站了起来,手中茶杯捏得粉碎。

脸上尽是愤怒之色,鹤风这家伙,从哪里听到的这胡言乱语。其他的玩笑自己都可以,但是唯独这种玩笑,他可接受不了。

“你这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是假的吧,这世间,谁还能伤得了他?“阿易拉住有些生气的周云,害怕他下一秒要揍鹤风了,重新再向鹤风确认。

周凌一,是除了宗祠那群长老外,血封术最强之人,他是五岁便开了灵眼,比宗谱中记录得所有血术师都要早开灵眼,正常来说,血术师基本都是到10岁左右开灵眼。开了灵眼,便有了魂力,就可以开始修炼血封之术。凌一今年29岁,就已经是四阶血术师,其他四阶血术师都是到了六十多岁才到的四阶,而最高阶是五阶,迄今为止也只有一位族长到过,这一位是周氏第一任族长。然而就是这样的他,死了。这样的消息谁人会信。

鹤风有些胆怯,缩着脖子,目光不敢看周云,仿佛求助的眼光看着阿易。

周云冷静了下来,鹤风应该也不会乱传关于凌一大哥的一些事情。坐了下来,示意鹤风继续。

鹤风吞了吞口,说道:

“云哥,真的不是我诅咒凌一大哥,是千真万确。前日有只渡鸦,死在了诸钩东池边,渡鸦喙里含一个封觉戒,被我们外家的几个刚开了灵眼的孩童捡到,他们拿给年长一些的人,就认出是凌一大哥的封觉戒了,现在族长那边不给对外说。我今天找马,去了东池那边,然后跟几个外家的小孩聊天,就听说了这事。”

人死后,生魂湮灭,原魂入轮回,觉魂归入尘世间,觉魂会随着时间逐渐消散。而周氏死后,为避免觉魂被妖族利用,血术师的觉魂会被周氏特有的封觉戒封印在戒内,由渡鸦带回。

封觉戒是在周氏族人开灵眼后,若决定成为血术师,则会切下左手无名指,再取其一缕头发,融入陨铁铁之中,由周氏工匠打造成一枚戒指,待左手无名指生长出青色魂指后,带上这枚戒指,自此封觉戒便有归属,从此戒不离身。血术师死后,封觉戒自动将其觉魂封印,封觉戒由棕色变为血红色。

渡鸦将封觉戒带回诸钩,血术师开灵眼即可确认封觉戒的主人是谁,根据渡鸦指示,亦可知该血术师于何处死亡。

“你确认那戒指里有了凌一大哥的觉魂?”阿易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是不是凌一大哥的戒指丢了,或者只是受了伤。

鹤风偷偷看了几眼周云,看周云没有什么其他反应。便继续说道:

“是确认封印了凌一大哥的觉魂。那几个孩童捡到之时,确认了那戒指是血红色,是有封印了觉魂的。能进入凌一大哥的封觉戒里面,只有凌一大哥自己的觉魂了。

是的,只有本人的觉魂才能被本人的封觉戒封印,难道凌一大哥真的遭遇不测了?

阿易不再说话,周云呆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鹤风继续说道:“还有另外一件事,宗祠被偷了,祠堂中门那个的钥匙,被人偷了去。现在到处都在查是谁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