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术师第六章—初识花冉

苍奕租好马车之后,回到客栈已经是天黑了,阿易与鹤风也逛完了珠市,回到了客栈。

吃饭时,鹤风与周云说道那珠市里,尽是各类珍珠,流光溢彩。最神奇的还得数那夜明珠,听那老板讲到,沂城城主那里有一颗差不多如人头大小的玄珠,据说那是可是从极之渊里面打捞上来的。从极之渊,乃是北海神族之地,由神无夷统治,是鲛人领地。

旁人均道:“你可见过这玄珠?”老板摇摇头,这玄珠岂是常人所能看到的。旁人皆道老板乱吹牛,那从极之渊可是人族能去的地方?

四人在客栈一楼吃完饭后,就各自回到客房。

苍奕正准备休息,只听到敲门声,周云在外说道:“苍奕大哥,我这边有些事想问一下你。“

苍奕打开门,只见周云站在门外。于是将周云请了进来。

周云坐下后,将傍晚时分遇到的事情,说给了苍奕听。苍奕听到大惊。

“你确认是那是墨绿色?”苍奕认真地看着周云。

周云点点头,肯定地说道:

“是的,我确认。另外我睁眼之时,四下暗灰。即使我开了瞳术,也无法看清那蛇妖模样。“

“那是王蛇,王蛇是蛇灵一族,通体金黄,可施幻术,那王蛇将你带入了幻境之中,那黑色灰烬只不过是他的替身罢了。“苍奕突然内心有些不安,这一路上,也未遇到任何一条王蛇,而且周氏与王蛇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为何王蛇会攻击周云?

苍奕担心王蛇会继续攻击周云,让周云回到房间后,他在周云屋外布下结界。但凡结界被破,他就在隔壁客房,也会马上赶来。

一夜相安无事。第二日一早,四人便乘坐马车去往蓬鹊山。

马车已经行驶了一天了,估着还有一日,就差不多要到蓬鹊山界了,鹤风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坐过这么久的马车,羸弱的身体实在有些扛不住,从上马车开始,就一直头痛不舒服,甚至吐了几次。跟鹤风同车的阿易建议休整一下,让鹤风出马车透透气,跟马夫说了一下,于是众人下车,休整一下。

三辆马车停在山路边,旁边以一个缓坡,缓坡下是一片密林。两边山林遮天蔽日,虫鸣鸟叫,明明入了盛夏,在这里反而有一丝寒意。路沿着山体九曲八弯,延绵向上,但是路面修整得十分平整,沿途一直有马车来来往往,来药谷的寻医的人,络绎不绝。

鹤风一下马车,就吐得稀里哗啦,脸色苍白,一直在说:“苍奕大哥,真的是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话还未说完,又开始呕吐。

苍奕跟阿易下了马车,阿易也有些不太舒服,但是觉得尚能忍住。过了好一会儿,苍奕看到鹤风貌似不再呕吐了,于是走了过去问鹤风,身体是否好一些了,鹤风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打紧,刚说完,又开始吐了。

周云坐在马车内,并没有下来。阿易看着鹤风惨白的脸,心里想还要走一日山路,不知他扛不扛得住。鹤风自知拖大家后腰,强忍着不适,决定先赶路。就是这时阿易发现车夫不见了。

此时,突然听到一阵马的嘶鸣,从后方突然窜出一辆三架马车直奔向他们三人而来,车上也不见车夫,阿易,鹤风,苍奕三人急忙躲闪,看着那辆马车朝着周云的马车直奔而去,苍奕发现不对劲,飞奔过去,也是在那一瞬间,周云的马车,就被那半路冲出来的马车,连人带马一起被撞了出去,马车在树林中滚了几圈,散了架,幸好坡下是密林,挡住了继续下落的马车。

苍奕,阿易,鹤风三人连忙奔下山坡,只见周云从林子间走过来,左手提着一只死去的黑狸,周云的衣服下摆沾了些血迹,说道:“那三个车夫是妖族魑祟,我只抓到一只。剩下两个跑了。能给妖族做人皮子,还能瞒得过我们几个,想必是个极为历害的角色。“

苍奕想到昨日找马夫之时,也未见那三个马夫的不妥之处。只是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三个妖族。

四人重新休整一下,还剩下两辆马车,鹤风说自己好了许多,可以赶路了。阿易让鹤风不要逞强,鹤风表示的确现在头也不疼了。苍奕观察了一下四周:“赶路吧,此地不太安全了。”

于是周云跟阿易一辆马车,苍奕跟鹤风一辆马车。

正在赶马的阿易,问马车内的周云,是何时发现异常的。

周云着太阳,说道:“鹤风准确算起来,是第一次出到非周氏范围的地方,他对妖族会非常敏感,也就是说明离最近的车夫就是妖,只是最后没想到三个都是。”说完,周云闭上眼睛休息了。

阿易不仅感慨,大家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一直以为是鹤风体质弱的问题。

四人到蓬鹊山山界下的客栈的时候,已经是太阳完全落山了。

四人决定在此休息一晚上,明日再走山路进入药谷。无奈却发现,山脚下的客栈全部都住满了,店外都挂起了满客的牌子。

终于看到了一家还没挂牌子的客栈,四人刚走进客栈,只见店小二一脸歉意搓着手走了过来,说道:“客官请问是打尖还是住店呀,住店的话不好意思,今日本客栈客房全部都住满了。实在是没有客房了。”

阿易生内心感慨,这药谷果然是名不虚传,前来求医之人都能将这山脚几十间客栈住满。

苍奕从背包里面拿出一锭银子,递给小二,说道:“店家,我们四人就在您这吃顿饭,吃完饭便走。”

店小二接过钱,开心说道:“好嘞,客官,这边请。”

四人入座,因为时间比较晚了,这一楼吃饭的仅仅只有他们这一桌。

过了一会儿,店小二就将菜齐了,另外还附送了一道叫做计数菜的凉菜。

周云听到这个菜名,皱了皱眉,没说话。看了一眼苍奕,苍奕抬了抬眉头,略带坏笑。

鹤风有些好奇,这看似嫩姜一般切成薄片的凉菜,为什么会取名为计数菜呢?

苍奕笑着说:“你们试试便知了,味道还挺不错的。”

于是鹤风跟阿易各用筷子夹了一小片,尝了尝,有种嫩姜的味道,略微有些辣嘴,酸酸甜甜,味道还挺不错的。于是鹤风又夹起几片放进嘴里,这口感真不错。

然后这时鹤风发现阿易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鹤风皱了皱眉头,问:“你为何这个眼神看我??”

然后鹤风看到阿易的脸,慢慢的从脖子部位开始,整张脸慢慢变为青色,渐渐感觉到有些肿胀,仿佛充气一般,鹤风急忙了一把的脸。阿易也瞪着眼睛看着鹤风慢慢变青的脸。

两人顿时慌张起来,说道:“这菜有毒!小二你怎么给我们下毒!”

苍奕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忙拦着要找小二算账的鹤风,笑道:“这计数菜,全名青脸姜,是有毒的,吃的人脸色就会变为青色。“

鹤风被吓到了,有些结巴起来:“那..这..这个要..要怎么解毒啊。“

周云佯装平静地夹了一块放到自己碗里,说道:“再多吃一片就可以解毒了。“

鹤风连忙赶紧多夹了两片到嘴里,急忙吞下。阿易也赶紧夹了一片吃下。阿易脸上的青色慢慢消退了下去。而鹤风脸上的青色依然还在,鹤风急得,说怎么自己还是青色啊。

周云看到鹤风的那个样子,实在是憋不住笑了,鹤风脑袋仿佛像是一个超大的青李,又肿又青,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计数菜啊,单数为有毒,双数为解毒,是要计数着吃的,你刚才多吃了一片,还差一片解毒呀。“说完,苍奕跟周云两人止不住大笑。

鹤风连忙又夹了一片吞了下去,过了一会儿,脸上的青色渐渐消了下去,也在渐渐消肿,鹤风忿忿地说道:“这是个什么鬼破菜。“

苍奕擦了擦眼角的笑泪:“每个第一次来到药谷的人,都会被这个菜给毒一次。”

吃完饭后,四人正准备离开,此时客栈进来两位青年男子,其中一位看起来年纪大概25岁左右的男子着花色深衣,外搭一件薄如蝉翼的丝质大氅,长相极为俊美,简单用一枚玉束起头发。另一位男子,肤色略黑,剑眉大眼,带着深色抹额,着黑色深衣,也是用玉束起头发。带抹额的男子问店家:“房间是否打扫完毕?“

店小二赶紧殷勤地走过去,说道:“早已将房间为您打扫完毕。“

周云等四人起身准备离开,那两男子准备上楼。突然花色衣服男子停下脚步,死死盯着周云的背影,开口说道:“周氏血术师请留步。”

周云四人有些愣住,停下了脚步。此次外出,他们一没有着周氏徽服,二也未曾用到周氏驿站马车,而是寻常商人装扮。这人是如何一眼看出的。

苍奕跟周云对视一眼,不想在此惹上麻烦,于是准备离开。

只见身后声音响起:“周云,覃鹤风,周易,周苍奕,四位血术师,请留步。”

四人皆大惊,同时转过身,右手已打开腰间金竹血桶。一时间剑拔弩张。

花衣男子作揖,说道:“在下花冉,络城少城主,在下并无恶意。还请四位赏个脸,在本小店住下。在下也有一些事想要问诸位血术师。“

说完,这个叫做花冉的男子给了一个眼神给那店小二,店小二马上明白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识四位周氏血术师,我这就马上去收拾客房。”

络城,又名机关城,位于中洲东北方向,由6个小岛跟1个大岛组成。是由三十多代络城城主打造,整个城市布满无数机关,外族人进入若无本城人带领,则会迷失在机关内。络城有一处楼阁,名为通天阁,号称收纳天下所有奇闻轶事。

这络城少城主,来着药谷何事?以及是如何认出我们这四人。周云跟阿易等四人百思不得其解。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