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主大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大开杀戒

“哐当!”

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一个身影自虚空出现,伸手投出一尊鼎。鼎在虚空放大,把五彩仙光撞的四散开来。

“小七七!”小灰看着空中出现的人,眼中露出了希望。

“我揍你丫的,连我们最可爱的小灰都下的去手,你丫的还有没有人。”夜月与夜七一块来的,听得小灰的呼唤才迅速感到。夜七挡住攻击,她则是出现在至尊王的背后,一脚就将至尊王踢了个大跟头。

至尊王憋屈,没想到被偷袭了。心中愤怒至极的同时也震惊,对方竟然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就把他踹了。这是何等实力。

至尊王横度到远空,才看清踢他的是一个绝色痞女。不禁更为羞怒。

夜七挡过五彩仙光,把鼎悬在虚空,镇住这一方天地,他下落到小灰与狐雪身旁,将一部分创世之力输入他们身体,立刻间二人的身体便愈合起来,没有了生命危险,但身体还是虚弱,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小七七,你终于来了,狐雪怎么样了?她没有事吧!”小灰用力站起来,看着夜七,然后转身抚着狐雪道。眼神中满是泪。

“没事了!放心吧!有小七七在,什么都没有事,你现在身体很弱,还是先找你娜娜姐,等解决了这里的一切,我在和你们细说。”扫了周围一下,不断有蒙面至尊靠近,夜七不得不先保护好小灰与狐雪,将其收入子母鼎。

把小灰收入子母鼎,夜七也从地上飘入空中。此刻夜月正追着那个至尊王使劲揍着!夜月拥有创世之力,比夜七体内的还浑厚,打至尊王根本不成问题,但她似乎是在撒火,把至尊王定在虚空,不断地用脚踹着,在至尊王身上,无数个脚印密布。特别是脸上,那可是一排排,甚是耀眼。

“这小妞真是力,会折磨人,如此羞辱至尊王,恐怕对方想死的心都有了。”夜七想到。

“小妞,别在玩了,让我来问他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没看到老娘在练脚吗?你一边凉快去!”夜月根本不给夜七面子。这小妞,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她。夜七心中有点不自在。

“你就是小七七?果然与众不同,头的鼎不错,我们征收了。”另外一个至尊王似乎与那个正在受屈辱的至尊王不和,不看对方的死活,只是看着夜七,喃喃说道。

这话听得夜七心情很不,瞥了对方一眼,又看了下远处的尸山血海,眼中淡出冷芒。手一伸,将对方给提了过来。如抓小鸡一般。

二人离的很近,距离足够夜七主宰了,他这一举动倒是把其他的至尊吓到了。

一伸手就抓住至尊王,这到底是什么人?在看看远处的夜月,人更是发抖,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变态。简直不把至尊放在眼中。

“征收我的鼎?那就让你先和他亲密下,问问他答应不答应。”夜七冷哼道。

夜七拿起鼎,将至尊王定在虚空,一鼎便拍了下去。顿时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一鼎下去,至尊的身体变成了泥。灵魂被子母鼎给震了出来。

夜七这次很小心,拥有创世之力后他发现能短暂地定住对方灵魂,若不是对方执意要自,灵魂是不会消散的。

至尊王的灵魂被定在虚空,夜七将意志力快速进入,搜索至尊王的记忆。不过他刚刚进入后,至尊王就明白了他的歧途,一下便破了灵魂。让夜七不能尽获。

“从禁塔来的?而且还不止这些?一会有准无上级别的人要来。”夜七收获了这些记忆。

至尊王死后,一行八位至尊齐身逃走,这两人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然而夜七一直用意志力笼罩着他们,怎么会让他们走。一个闪身拦住了众人之路。创世之力把几位至尊定住。也不拍碎了,直接用究极炼化炼化。

炼化至尊以后,夜七想起了有准无上要来,刚才的至尊王一早就通知了那位准无上,夜七与夜月的表现使得他们非常震惊,只有靠准无上来镇压。

准无上夜七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实力,但是他知道无上都是天地规则的缔造者,都拥有自己的场域,与他的创世之力一样,可以主宰场域内的一切。这些都是他从观世音留下的书籍中知道的,记载的比较模糊。

“小妞,别在打了,马上要有个大人物到来,我们目前的实力对付不了,还是赶快跑路要紧。”夜七空间移动到夜月身边,手一伸结束了至尊王的生命。连灵魂都给磨灭了。

“谁要来?来了老娘收拾他一双!”夜月道。

“就你,哼!不够别人一手指碾的。小妞我告诉你,以后必须听老公的,不得违背我的意思,不然我就甩了你。”夜七白眼直翻。很不夜月对他的态度。

“去你的,你要是敢甩老娘,我让你做不成男人。”夜月急了,把夜七定在了空中,脚一伸对着夜七的小弟弟就踹了去。

“我靠!小妞,算你狠!好了,这事咱以后在研究,现在还是先逃命在讲吧!”夜七猛地一怔,挣脱束缚,与夜月撇开距离。

“去哪里?这万界似乎还没有一个我们能长时间落脚地方,你把五大势力都得罪了一遍,不被追杀就够好了。”夜月问道。

夜七摇摇头,夜月说的很对,他自己在万界真的是没有什么落脚处,唯一的青天宗还被至尊毁了一半,如今该去往哪里呢?

“禁塔!”

与夜月交流片刻,夜七选择了目的地,他本来是想找十二星神剩下的兄弟,但是考虑到自己会连累他们便没有动身,而是选择去查看禁塔。

在至尊王的记忆中,夜七搜索到了他们的来历,竟然是从禁塔中出来的,让夜七震惊不已,这禁塔到底是何种存在,难道联通着几个世界不成,那若是这样是不是拥有回答星缘的路?

离开已经几年,不知道这里的时间与那边错的是多少,那边又是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在承受蒙面至尊的威胁,是不是血流成河。

不行!一定要尽快找到回去的路,媚儿的药已经寻好,是时候治疗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