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居然成了剑豪第一百三十章,武道之路很长

“战天圣武的人都如此卑鄙吗?居然派一个七阶宗师强者出来!”

“你们战天圣武是没有人了吗?”居锐智眯着眼看向沐依雪,追问道。

“他就是我们的新生,要是不信你可以去网上查一查就知道了,对了他叫苏正!”沐依学回道,旋即嘲讽道:“要是你们无限圣武没有人了,直说便是。”

沐依雪说道这里,目光不经意看向了台上的苏正,眸子中满是惊讶,能如此简单的打出破音障的拳力,现在的他,实力已经跟初入七阶的宗师齐平了!

“这!”李君浩瞪大了双眼,他不敢想象,仅仅一拳,一拳就将秦和光打得生死不知!

“亏我还以为自己的实力进步已经很大了,没想到,跟他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李君浩苦笑,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自己与苏正的差距越来越大。

如果他没有听错,能够随意打破音障的拳力,力量最少是七阶,气血如稠的级别。

更为可怕的是,现在的苏正,气血上似乎只是初入六阶,数值上很可能连一半都没有走过,就已经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实力。

如果他能够觉醒武道之魂,真正晋级七阶,这将会是怎么的光景呢?

李君浩想象不出来,因为这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一直以来的认知,观念,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

除了那几位,九阶圣武!

“你不准备出手吗?”苏正紧盯着黑袍男子,直勾勾的说道。

“你确实很强,不过,现在我并不想和你交手!”黑袍男子沉声说道,转身给了居锐智一个眼神。

居锐智点点头,旋即不甘道:“我们走!”

“嗯?”苏正看到这一幕,眼眸同样充满着惊讶,来人很大概率也同样是学员,但其实力绝对不足七阶。

居然能够命令居锐智一个七阶宗师,难以想象!

就像是,开会时,你一个下属,居然对着身居高职的总裁,使眼色命令他,并且他还神使鬼差地同意的。

看来,此人背景很强大,不然不会让一位七阶宗师如此心甘情愿的听话。

“可惜了,没有跟他交手。”苏正惋惜道,那人实力绝对不弱,甚至还要比自己强上一些。

说罢,居锐智一行人便离开了练武场。

临走前,黑袍男子眼神负责地看了一眼苏正,随后便追上居锐智一行人,共同离开了练武场。

“得不错!”沐依雪强装淡定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么太多了,她一定跳起来肆意嘲笑居锐智了。

见沐依雪满意了,毕竟也算是为这几天的屈辱出了口恶气。

苏正下台,笑着说道:“沐导师,之前的承诺可算数?”

现在人打了,气也出了,总该不会耍赖了,一个七阶宗师的人情,可是非常值钱的!

关键时刻,很可能会派上大用场!

沐依雪见苏正如此在乎,嘴角微微上扬,小子,想拿我当打手,想都别想!

“咳咳。”沐依雪战术咳两声,旋即笑着道:“等我心情好了再说吧。”

这么多人,她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你不是要练剑吗?剑道室的大门还没有开,钥匙接好!”沐依雪将钥匙递给苏正,便离开了练武台。

至于为什么只有她一个导师?其他人都快被气晕了,当然来不了,不然的话,怕是要起冲突。

冲突一起,那便不是新生之间的战斗了,而是宗师之间的战斗。

很容易影响圣武之间的关系,虽然大家明面上都是一家人,但是暗地里的争斗自然是少不了。

接过钥匙,目送沐依雪离开,苏正也不打算在练武场待着,他的目标主要还是练剑,就径直离开了练武台,去往了剑道室。

只留下震惊的众人,特别是李君浩跟京都双子星三人。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内心的震撼已经无以言表。

之前,他们只是跟苏正的实力,虽然差得多,但也并没有达到近乎夸张的地步。

但现在的苏正,堪比七阶的实力,老一辈的实力,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

虽然他们也都是六阶,但七阶与六阶的差距何其之大,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有了许多人半辈子的实力。

强烈的反差,让他们一时没法接受。

“井底之蛙!井底之蛙啊!”李君浩仰天长叹,眼神落寞,随后无奈一笑,转身离开了练武台。

京都双子星叹息道“原来我们跟他并不是一路人!可惜,可惜。”

沐依雪走在去往陈昔冷办公室的路上,这一路上,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宛若梦幻一般,一直醒不过来,她很害怕,如这个梦如泡沫似的,被人轻松撕碎。

“这真的是一个初入六阶的武者,可以拥有的战力?未免也太过变态了吧?”沐依雪喃喃道。

并且,她能够感受到,苏正身上蕴含的杀意越发厚重,想必剑气与剑意之间转换的占比也越多。

然而她呢?剑意与剑气之间转换增长缓慢,究竟何时才能真正领悟剑意。

其实,这并不能算是领悟了剑意,因为她只不过是将自身的意志附加在剑气上,根本不能算上剑气。

真正的剑意,根本不用附着在剑气上,而是单独存在,并且极具杀伤力,穿透力。

对一些防御力高强的异兽,亦或者异能,都非常之有效。

沐依雪伸出右手,一柄淡蓝色的小剑出现在手上,这是她的武道之魂,只不过她没有到达到八阶。

淡蓝色的小剑名为青平,即便附着在她的武器上,能够增加的力量也极为有限。

根本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只能是欺负些比自己低阶的武者,或者异兽,就好比上个月前星罗城异兽潮。

就只能是几剑杀死一只六阶巅峰异兽,其他根本做不了什么。

“唉,跟苏正比起来,我真是失败!”沐依雪不禁失落,虽然她是一位宗师,但苏正的成长速度很快。

别人可能需要几年的努力,他只是需要几个星期就可以达到。

“怎么了?”陈昔冷站在沐依雪微笑着提醒道,从刚才相遇,到走过头,其中,沐依雪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老师,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啊?”沐依雪情绪低落的问道,低着头,根本不敢对上陈昔冷的目光。

“哦?”陈昔冷不觉,“为什么这么问?”

“今天不是正好轮到我去跟居锐智压阵,结果今天苏正就正好从星罗城回来了,并且还一拳打飞了秦和光!”沐依雪一边思量一边讲着“并且我能感受到,他的剑意,愈发的凝练了!”

陈昔冷听到她说的,也不由得惊叹,这才多久?“秦和光可是能够独自单杀一位六阶异兽,一拳就败了,实力进步的如此之快,难以想象!”

“老师,你实话实说,你有没有后悔收了我这个徒弟!”沐依雪质问道。

“原来你是在烦恼这个!”陈昔冷听完,不禁呵呵笑了起来。

“怎么会呢!”陈昔冷认真回答,自己选到徒弟,怎么会后悔呢。

“如果你是苦恼自己实力增长的吗!就更应该努力了,气血的修炼到了宗师阶段,内心的坚持其实更为重要!”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人,自从到了七阶之后,气血就不再增长,实力寸步不进的原因了。”

“因为他们不够坚定,再者便是,对于自己未来的武道,既没有想法,也没有考虑,这才导致一生都停留在初入七阶的平。”

“其实,到了七阶之后,也就是宗师之后,气血的修炼其实并不是第一位,更重要的是内心,对于自身的武道,说白了便是自己想要做些什么,怎么做。”

“想通了这些,你才有更上一层楼的可能。”

“至于九阶!也很简单,所谓法相,就是相由心生!”

“但是知道与做到是并不是同一件事,怎么做等等一切种种,都可能是你未来的阻碍。”

“就如同那些嘴里喊着自由的人,但他们平日所行之事,大多数都背道而驰!处处为难他人,他们把自由,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知道为什么上一代圣武死前要遏制佛教的发展吗?因为他们从来都只是嘴上说说,打着佛教的名义,实施自己的贪婪。”

“哈哈,这些话一下子理解不来,就没有继续思索了。”

“我花了十几年才搞懂这些道理,懂的东西越多,其实也不算是一件好事!”

陈昔冷感叹道,转身看向天边的残阳,残阳如血,烧红了云朵。

“因为知道的越多,就越觉得自己无知。”说罢,陈昔冷转身便离开了露天走廊,只留下了沐依雪站着发呆。

师傅领进门,休息在个人,武道的修炼是自己的事,师父只不过是引领人,仅此而已。

许久过后,反应过来的沐依雪四顾茫然,皓月当空,深夜将至。

“夜深了吗?”沐依雪喃喃道,哑然失笑“原来我的武道之路还有这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