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齐天之上第一百一十六章 问心镜选人

“好了,我所了解的都告诉诸位了,想必诸位也差不多了解了,那么不知可有同僚愿意和我一道前去探索?”

姜啸天含笑开口问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此行会有极大风险,甚至会有陨落的危险,还请诸位考虑好了再做决断,若是没有兴趣的同僚,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热切起来,一位大尊强者的陨落之地,谁不想去探索一番,如今有这个机会,而且还是探索大尊中的强者落华尊者的陨落之地,这样的好事,恐怕这辈子都碰不到第二次了。

虽不知为何三宗不从天才云集的宗门内部选择弟子,但这无疑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又岂是对那些没有背景的散修天骄来说,说是一个大机缘也不为过,一旦能够从落华尊者陨落之地中得到什么宝物,足以省去他们诸多时间的苦修。

虽心里这样想,但谁心里都清楚,在仅仅只选九人的情况下,人选其实已经差不多定了。

今晚受邀参加这场晚宴的年轻天骄中,光在群英榜上的都有十几位,更别提还有萧落雨,覃勤这等早就在群英榜上留名的天骄了,恐怕那九个名额,便会从这十几位群英榜上有名的天骄中选出了。

一些散修天骄面露苦笑之色,虽对落华尊者陨落之地十分向往,但也清楚自己根本没有和那些尖天骄争夺的资格。

但机缘如今就在眼前,他们谁都有自己的傲气,若是不博一博就这么放弃的话,他们也心有不甘。

因此即使姜啸天提前告诉了他们可能会有丢掉命的危险,也根本没有多少人愿意放弃。

莫良也在人群中没有动作,倒不是他也对那落华尊者陨落之地有什么兴趣,一个尊者而已,即使留下什么传承他也看不上眼,之所以没有动作,是不想太过引人注目,如今在这包房之中,人人都为姜啸天口中的落华尊者陨落之地心驰神往,表现出了强烈的渴望之意,这时候若是他起身离开了,恐怕立马会成为众人的焦点。

你一个散修,无门无派,如今这么大的一个机缘就摆在你面前,你就一点都不心动?

所以,为了避免后续可能出现的麻烦事,莫良脆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反正在场的天骄多的是,而能够参与到探索的队伍只有九人,所以莫良打算在人选确定之后在和众人一道离开,顺便也看看这些天骄们的手段。

就是不知道姜啸天会通过何种方式选出参与探索的九人出来。

正当莫良想着的时候,有人帮他开口问出来了,而这人,正是坐在莫良旁边的冯航,只听冯航高声道:“不知姜兄如何选择参加落华尊者陨落之地的人选呢?莫非是要我们各自切磋一番,从而选出最强的人员不成?”

这本是众人心中的想法,但谁知姜啸天闻言却摇了摇头道:“实力只是一部分,并非全部。”

“那不知姜兄要用什么方法?”

“诸位请看。”

姜啸天在左手的芥子戒上一抹,一面似是青铜制成的镜子便出现在其手中。

“这是,问心镜?”

众人看到姜啸天手中的铜镜,纷纷面露诧异之色。

莫良也认出了姜啸天手中的那面铜镜,正是之前在丹阳城外的那座遗迹中见过的问心镜,只不过姜啸天手中的这面问心镜相较于那座遗迹中的那面更为小巧玲珑,而且也更加灵动。

“没错,此次选择参与落华尊者陨落之地探索的人员,就由这面问心镜选出,这是由宗门高层决定的方法,此法不按实力选择,尽由问心镜所定。”

姜啸天解释了一句,随即看向众人道:“诸位若是准备好了的话,我可就开始了。”

众人闻言都点了点头,一些天骄更是面露兴奋之色,他们之前都认为姜啸天会按照实力的高低来选出人选,谁知道姜啸天居然会拿出问心镜来选择人员,这样一来,实力就不一定是决定人员的标准了,那岂不是说在场的每个人都有机会被选中?若是自己运气好的话,被问心镜选中了,那可真就是一桩大机缘落到自己的头上了。

但与其他人面露惊喜之色不同,莫良却是眉头一点点地皱起,姜啸天此举未免有些太奇怪了,甚至就连三宗的决策都有些奇怪,先不说为何会向外人开放一位大尊的遗迹,这岂不是将机缘拱手让人?而后三宗又各派一支十人的队伍进入,这就更奇怪了,更别说还不按照实力的强弱选择人员,偏偏要通过问心镜来选择人员,若是一不小心选出的人员实力不足,不仅在探索中帮不了什么忙,反而会拖累其他人。

莫良越看越觉得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眼见众人都没有什么异议,姜啸天将自身灵力尽数注入手中的问心镜之中,随着姜啸天灵力的涌入,问心镜逐渐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接着镜面宛如纹般涌动,掀起一阵阵涟漪,逐渐的镜面上浮现出一道人影,待光芒散去,人影也逐渐清晰起来,众人定睛一看,姜啸天手中的问心镜上出现的人影,正是端坐在坐位上的萧落雨。

“是萧落雨,果然有他,不愧是群英榜上的人物。”

有人感叹了一身。

见到萧落雨的身影出现在问心镜中,姜啸天朝着不远处的萧落雨道:“不知萧兄可愿和我一道参与落华尊者陨落之地的探索啊?”

端坐在位置上的萧落雨见到自己的影像出现在姜啸天手中的问心镜上的时候,微微挑了挑眉,似有些意外,但很快平静下来,听到姜啸天的问话,他想了想道:“反正近来无事,走一遭也无妨。”

姜啸天哈哈一笑,随即继续向问心镜中注入灵力,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一道道人影接连浮现,每当一道人影出现在问心镜中的时候,便会引来一阵艳羡声,一时之间,包房中响起了激烈的讨论声,比之前那幅热烈的景象还要再热闹上三分。

终于随着时间的流逝,所选择的人员也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莫良放眼看去,被选中的那八人中有七人都是群英榜上的天骄,包括之前击败聂风的覃勤也赫然在内,只有一人不在群英榜上,那是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长相并不出众,但眉宇间却透露着一股英气,莫良也从旁人口中知道了女子的名字,名叫黄贝,是元阳宗下属七品宗门花满宗的弟子。

当黄贝的影像出现在问心镜上的时候,连她本人都有些诧异,似乎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被选中,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但好在在姜啸天的安抚下这才安定下来,但眼神中却充斥着兴奋之色。

最后,姜啸天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催动手中的问心镜,镜面宛如面上的涟漪般波动起来,但令人诧异的是,这一次却并未和之前一样显示出在场任何一人的影像出来,反而是一道道人影不断闪过,仿佛是连问心镜也确定不出最后一名人选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疑惑出声,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姜啸天见状眉头也微微皱了皱,他也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想了想,姜啸天加大了往问心镜中注入灵力的速度,终于在镜面又经历了几次闪烁后,一道人影才在镜面上浮现,正是坐在位置上观看事情发展的莫良。

见到自己的影像出现在问心镜上,莫良也是愣了愣,有些意外。

同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莫良的身上来,甚至就连一直坐在位置上没说话的扬非都将目光投了过来,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随即嘴角微微扯了扯,便收回了目光。

姜啸天的目光也落在莫良身上,他同样有些诧异,似乎是没想到问心镜竟然会选择一个只有**境初期实力的人,放眼整个包房,比莫良修为强的天骄不在少数,但姜啸天却还是面带微笑地朝莫良问道:“不知这位同僚大名?”

“莫良。”

莫良站起身来,拱手道。

“原来是莫兄,不知莫兄可愿和我等一道共同探索落华尊者的陨落之地?”

姜啸天含笑问道。

莫良闻言深深地看了姜啸天一眼,眼角的余光扫过其他人,见到他们脸上那羡慕嫉妒的神色,莫良想了想道:“既然有幸被姜兄选中,我自然是愿意的,只不过我实力低微,恐怕会拖了姜兄的后腰啊。”

莫良的话说得很谦虚,但听在其他人耳中,却让得他们以为是害怕了,于是便有人嗤笑出声道:“算这小子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去了会拖后腰,还不如主动退出,也省得到时候自取其辱,甚至说不定妄丢了命。”

说话的人,正是之前覃勤和聂风交战时和姜啸天交谈的那位西凉首相的嫡子叶天明,之前当他从姜啸天口中听到元阳宗会从在场众多天骄中选出九人参与探索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如今聂风早已离开,若是论实力选择的话,他自认能够在九个名额中拿下其中之一,但当他听到姜啸天要通过问心镜来选择人选的时候,便已经感到有些压力了。

当他看到问心镜上一位位面孔出现的时候,心里更是紧张万分,但好在问心镜所选出的人选都是群英榜上的人物,因此叶天明在心中暗喜,自己也是群英榜上的天骄,说不定自己也能被选上。

但很快随着八位人员的确定,叶天明的心也渐渐急躁起来,尤岂是当他看到不在群英榜上的黄贝都被选中的时候,叶天明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问心镜,等待着最后一位人选。

但当他看到莫良的影像出现在问心镜上的时候,叶天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尤其是当他看到莫良只有**境初期的修为的时候,脸色难看的宛如吃了一只死苍蝇般,甚至陷入了短暂的自我怀疑。

难道自己堂堂的西凉国首相嫡子,竟然还不如一个不知名的散修不成,那黄贝也就算了,毕竟是七品宗门的传人,但这叫莫良的小子凭什么能被问心镜选中啊?难道是自己的运气没他好?这让叶天明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因此在听到莫良那有些谦虚的话后,叶天明想也没想,本能地开口嘲讽了一句。